分享到:

彌渡民歌代表性傳承人李彩鳳逝世 享年79歲

彌渡民歌代表性傳承人李彩鳳逝世 享年79歲

2022年07月18日 01:01 來源:新京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小河淌水》依舊淌世間不見“金鳳凰”

  彌渡民歌代表性傳承人李彩鳳逝世,享年79歲

  姓名:李彩鳳

  性別:女

  終年:79歲

  逝世原因:因病去世

  生前身份:彌渡民歌(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性傳承人

  7月3日,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彌渡縣寅街鎮朵祜村,唱了一輩子山歌的李彩鳳最終停止了歌唱,終年79歲。

  李彩鳳從會說話時,便會唱調子了。在朵祜村這一彝家山寨,放牛放羊、上山砍柴、找對象,大家都要開腔唱山歌。歌聲是他們表達情感最普遍的方式。

  1959年,由長春電影制片廠拍攝的電影《五朵金花》到云南取景,時年16歲的李彩鳳被選為情歌對唱場景中的群眾演員。當時遠近村寨的許多人都知曉了這個唱功了得的少女。

  十年前,李彩鳳被選為“彌渡民歌(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性傳承人”。

  守靈的那三天,二兒子李畢在家中靈堂循環播放《放羊調》《小河淌水》《黑七臘白》等母親唱了一輩子的彌渡民歌。在他看來,母親具有穿透力的歌聲唱出了許多普通人的喜怒哀樂。

  “母親走了,我的傷痛深如峽谷。”母親的聲音從音頻里鉆出來,童年一下子展開在李畢眼前。李畢回憶,小時候,沒有電燈的夜晚,李彩鳳時常抱著他或兄弟在火塘邊烤火,嘴里不忘哼唱著《搖籃曲》。

  用李畢的話說,唱歌是母親與生俱來的技能。傳唱彌渡民歌,亦是她躲不開的命運。

  她的《小河淌水》有少女般的天真

  在涉及彌渡山歌《小河淌水》的論文、民歌書籍中,歌唱家龔琳娜曾不止一次見過“李彩鳳”這個名字。龔琳娜也愛唱《小河淌水》,2020年3月,她終于去往這首歌的起源地——位于云貴高原西部、大理州東南部的彌渡縣采風。

  那是龔琳娜第一次去彌渡。云南當地的一名記者告訴她,如果想聽地道的《小河淌水》,一定要去拜訪朵祜村的李彩鳳老人。年近八旬的她住在同彝族人的歌喉一樣高亢的高山上。

  乍暖還寒的初春清晨,身著彝族服裝的李彩鳳站在村口迎接龔琳娜。村寨比意料中還要干凈,村里人對李彩鳳都很尊敬,龔琳娜思忖,老人的晚年生活應該很幸福。

  村里2017年建成的彝族傳統文化傳習所,磚木結構,其中有兩間屬于李彩鳳。看著傳習所內配置俱全的桌椅板凳,龔琳娜心中一暖,“能感覺到國家對這類民間藝人的重視。”

  然而同時,她不禁有些傷感。李彩鳳這樣的民間藝術家都年事已高,龔琳娜擔心,隨著這些民間藝術家的過世,一些聲音、一些旋律可能也會隨之消逝。民歌的傳承面臨著斷層的危機。

  因此,她很珍視此次拜訪。

  李彩鳳邀請她去老屋坐坐。在火塘邊,李彩鳳唱起了《放羊調》《搖籃曲》《小河淌水》等多首彝族民歌。她時而搖頭,時而輕輕閉上眼睛,時而揮動手臂,銀質頭飾碰撞出沙沙的響聲。間或冒出的咯咯噠噠的雞叫聲沒有將她的情緒打斷。

  火塘上燒著的那壺水不斷升騰出白色霧氣,撲到二人身上,很快又被李彩鳳唱歌呼出的氣息攪散。龔琳娜膝蓋上攤開著筆記本,以便及時記錄譜子、旋律和發音。某些她聽不懂的彝語發音,就用拼音代替。當這位同樣專注民歌傳承的后輩對李彩鳳唱出自己的理解時,偶爾,李彩鳳也會指點兩句,“后邊這兩排多拖一點……”

  聽李彩鳳唱歌,龔琳娜聽到了放松的唱腔,如講故事一般娓娓道來,情感飽滿而內斂。在尋覓各處獨特聲音的途中,龔琳娜見過不少老人,李彩鳳的真實純粹讓她深覺可貴。人如歌聲,歌聲如人。

  當李彩鳳開嗓用彝語唱《小河淌水》時,龔琳娜心生震蕩,覺得眼前坐著的根本不像一個老人,“她的表情神態更像一個十五六歲的姑娘,神采奕奕的。雖然聲音蒼老了。”

  唱歌之余,李彩鳳樂意提起一些往事:年輕時鄉親們經常約著上山砍柴或者放羊放牛,一去就帶著好幾天的干糧。高山上的生活艱難而單調,全靠唱歌來解悶。

  歌里有他們對愛情的向往,對大自然的贊頌,以及旺盛不息的生命力。

  “所以會產生像《小河淌水》那么浪漫的歌。”依照龔琳娜的解讀,“月亮出來亮汪汪”就像姑娘的眼睛“亮汪汪”,講的是月亮,其實唱的是自己。

  聽到李彩鳳離世的消息,龔琳娜委托朋友送去了花籃和禮金。在探尋非“千人一聲”的聲音地圖里,她慶幸自己曾拜訪過這位純樸的民間藝術家,記錄下來一些應當記錄的聲音痕跡。

  “再過幾十年,這批老年人老去,這樣純粹的民歌,恐怕只有音樂學院的課堂上才有了。”曾有人在龔琳娜發布的李彩鳳視頻下方評論。

  從鄉間農婦到彌渡民歌傳承人

  李彩鳳出名得晚。

  54歲以前,李彩鳳算是徹頭徹尾的鄉間農婦。

  年輕時雖然當過衛生員、話務員、縣花燈劇團的獨唱演員,但勞作一直是她不變的底色。養雞、放羊、砍柴,家里的一畝多地還種著蕎麥、小麥、玉米、豌豆等農作物。

  9歲喪父的她懂事得早,身為長女,早早便幫著母親操持家中大小事務,照顧弟弟。日子過得苦,唱山歌成了她為數不多的樂事。

  1959年,由長春電影制片廠制作的電影《五朵金花》到云南取景,時年16歲的李彩鳳被選為情歌對唱情景中的群眾演員。盡管影片中沒有她的特寫鏡頭,當時遠近村寨的許多人都知曉了這個唱功了得的少女,聽聞她的彝族名字叫來香。

  見過她的人四處講,來香是朵祜河畔女人中的女人。

  朵祜村村委會主任李華昌是李彩鳳的遠房親戚,自小叫她舅媽,從家步行六七分鐘就能到她家。“她做的飯菜很好吃。”李華昌兒時就知道,李彩鳳家里面由她說了算。

  在李華昌眼里,李彩鳳是朵祜河畔女人中的漢子。女人能做的活她能做,男人能做的活她也能做。民族刺繡、剪紙手藝在村里是一絕,勤勞能吃苦,干農活也得心應手。“個性強勢,很有正義感,心直口快,在村里碰到看不下去的事情,別人不敢說的,她敢說。”

  去世前一個月,在大理州人民醫院住院的李彩鳳還惦記著一個盲人鄰居,她無兒無女,76歲了,是村里知名的“五保戶”。李彩鳳委托另一個鄰居給她送點飯菜,擔心她挨餓。

  不久前,當著李彩鳳面,李華昌打趣道,“你是女漢子啊。”年輕時能背動兩三百斤柴火和糧食的老人樂呵呵地笑,“沒辦法的事情。”直至去年,她還堅持每天上山砍柴,以鍛煉身體。

  村里人都說,54歲是李彩鳳生命的分水嶺。

  1997年,時年54歲的李彩鳳闖入央視記者的鏡頭,她清亮天然的歌聲自此從偏遠山區傳進更多人的耳朵。

  李華昌回憶,那個年代,彌渡縣內山歌唱得好的人并不罕見,但太多人一面對鏡頭就無法自然歌唱。而李彩鳳性格開朗、膽子大、不怵鏡頭,加之顫音出眾,因此被央視節目組選中。

  2006年1月5日晚間,北京大學百年講堂,“聆聽云南”音樂會現場,在俄羅斯愛樂樂團的伴奏下,李彩鳳用彝語獨唱起被稱為彝族英雄史詩的《黑七臘白》。這首她從8歲便會唱的民歌,講述了南詔國第一代王細奴邏(黑七臘白)由牧羊人成為國王的故事。

  整場演出結束后,臺下師生不停喊“老媽唱得不過癮”“再來一首”,李彩鳳又返場唱了一首彝族情歌。歌畢,李彩鳳舉著話筒說,“今天晚上我在這里想說兩句話,北大的全體師生,我會留給你們深刻的印象。”

  說完,李彩鳳淚流滿面。多年后,回顧一生中的“高光時刻”,她說當時流下的是高興的淚,激動的淚,忘不了的淚。

  那次演出由二兒子李畢陪同,兩人都是第一次去北京。在毛主席紀念堂參觀時,李彩鳳哭了。李畢說,拋開老一輩人骨子里的情結,母親是感激唱歌給她帶來的全新經歷,“畢竟第一次坐飛機,第一次在那么大的舞臺演出,第一次到首都。”

  在李畢看來,置身通訊發達的商業社會,原生態的東西逐漸成為后視鏡的風景,愈走愈遠。“在母親的歌里,找不到絲毫的商業氣息。一些山歌唱出的是普通大眾的情感。”

  2011年5月,彌渡民歌被列入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次年,李彩鳳被選為彌渡民歌代表性傳承人。有時候,李畢覺得母親似“中魔了”一樣,將傳承人這個身份看得太重,正式收了16個傳承彌渡民歌的弟子,到各個學校唱民歌、普及民間藝術,“想要做更多的事情。”

  最好的母親,最好的奶奶

  在兒孫們眼中,李彩鳳是最好的母親,最好的奶奶。

  縱然僅有小學四年級文化程度,她很重視孩子的教育。在大兒子李強看來,母親的思想格局完全不像一個沒見過世面的農村婦女。

  “在大山里,讀書是唯一的出路。如果這條路走不通,那就很難出山了。”她不止一次跟兒子們強調,要靠讀書來打破命運的桎梏。后來,四個兒子相繼走出大山。兩個定居縣城,兩個在外務工。

  李畢憶及,約40年前,在彌渡縣一中念初中時,李彩鳳為了給他湊生活費,一個人背著重達100多斤的6根椽子,從朵祜村出發,步行36公里到了縣城。在市場、在街邊,她用具有穿透力的嗓音,叫賣著椽子。一根賣7毛錢,最終賣出4根,余下2根寄放在熟人處。揣著錢,李彩鳳小跑著給住校的兒子送去。沒聊幾句,不到晚上7點,李彩鳳就打著手電筒返程了。為了省錢,她舍不得在縣城住賓館。

  那時縣城和朵祜村之間還不通公路,來回72公里,全靠走路。山路有多難走,他再清楚不過。一些細節他不忍細想。少年的李畢,看著母親一米五幾的背影漸行漸遠,心中很難過。他想,途中,母親一定唱了不少調子。

  1999年9月,李彩鳳的幺兒子因意外去世。兩個月后,李畢的兒子李潤澤出生。為盡快消解掉白發人送黑發人的愁云,李畢將母親接到縣城生活,讓她幫忙照看新生命。這一待,就是13年。

  在彌渡縣城,李彩鳳的漢語口語水平突飛猛進。一來李畢的愛人是漢族人,聽不懂彝語,為避免兒媳婦誤會,老人在家中同兒子交流也用漢語。二來彌渡縣是多元文化的交融之地,擔心孫兒聽不懂彝語,唱民歌哄孫兒睡覺時,李彩鳳也改用漢語。她跟小孫兒說,她屬羊,他屬兔,屬相很合,兩人可以一起吃草。

  打記事起,李潤澤就特別喜歡奶奶一邊唱歌一邊背著他顛來顛去。《放羊調》和《畫匠歌》是奶奶常給他唱的童謠。他能在奶奶的空靈唱腔中感受到安寧,“像小孩子喜歡聽下雨聲。”

  他一直沒忘記,6歲那年奶奶曾牽著他在洱海邊散步。那一年,他的脖子上長了一個淋巴瘤,壓迫到神經。醫生說,手術難度較大,但若不盡早手術,會危及性命。聽罷,李彩鳳落淚了,在兒子和兒媳作出決定前,她帶著孫兒從州醫院出來,去了洱海邊。她牽著孫兒的手,指著洱海,說了好些話,但早已模糊在洱海的風里。李潤澤只記得,那一天,奶奶哼唱的調子和以往的不同,曲調悲傷而凄涼。她的步調很快,牽著他走了很久很久,當他走不動的時候,她就背著他回了醫院。

  懂事之后,李潤澤才知道,原來奶奶的勁兒也會使完,也會感到勞累。

  針線活做久了,她的眼睛會不舒適,拿針的手會微微顫抖。六七年前,李彩鳳因心肌缺血住了院,臉浮腫著,眼神空洞,眼皮耷拉下來,嗓門也變柔了。他第一次覺得,奶奶是真的老了。

  不過,衰老的奶奶依舊能和一手帶大的孫兒心靈相通。大學期間,李潤澤經歷過一次誤診,醫生稱他心臟存在嚴重問題,可能活不過三個月。他悶在心里,不敢告訴家人。但同家人的日常聯系一直沒有中斷,父母沒有覺察到他的任何異常。令他訝異的是,奶奶在電話中聽出了他的不對勁。再難掩飾,他告訴了奶奶一切。很快,李彩鳳獨自一人出村坐高鐵去昆明,找到孫子學校,勸他再去大醫院做檢查。

  “那是她第一次坐高鐵。我到現在都沒搞清楚她是怎么買票的。”李潤澤不避諱地說,奶奶在家族的地位很高,但自己一直是她的“心頭愛”,是她最堅定維護和偏愛的后輩。13歲之后,每次回村里探望奶奶,奶奶都會跟他分享最近見了哪些人,同他們聊了什么,以及外出演出遇到的有意思的人事物。有時候,她也會關上門同他聊一些家長里短和小八卦,并叮囑他,“不要跟其他人講哦。”在李潤澤看來,這是奶奶“小女生”的一面。

  天地都是她的聽眾

  早在29年前,李彩鳳便為自己備妥了棺材。

  家族自留地邊緣自然生長多年的高大杉松,交由村里的木匠打制,就成了一口厚實的棺材。6年前,她親手縫制了一套彝族上衣、褲子、圍裙、發飾,放在屋內指定的位置,家人都曉得,那是“百年之后”要穿進棺材的壽衣。

  確診結腸癌的第42天,7月3日23時43分,李彩鳳在朵祜村老屋隔壁的新水泥房內去世。頭一天下午,尚在大理州人民醫院腫瘤科住院的她強烈要求大兒子李強將她接回老家。大家都說,她應該是有所預感,想落葉歸根了。

  彌留之際,三個兒子都陪在她的身邊。生命的最后瞬間,她看了大家一眼,閉上眼睛就斷氣了。走的時候,眼角無淚。“走得很安詳。”李強回憶,母親出院前兩天都還在病房里給護士唱她唱了一生的《放羊調》。

  7月5日下午,穿戴著整套彝族服飾的李彩鳳躺在那口杉松棺材內,正式同彩云之南的一切告別,葬在了79年前比她出生的位置更高一些的山坡上。

  6月下旬的一天,正在緊張備考的李潤澤瞞著父母,偷偷坐高鐵跑到醫院看望奶奶。見到孫兒的時候,她又驚又喜。她招待孫兒去醫院餐廳吃飯,點了紅燒肉、土豆炒腌菜、番茄炒雞蛋、炒青豆、蘿卜排骨湯。全是孫兒喜歡吃的。飽受癌癥折磨的她其實已經吃不下什么東西了,但在孫兒面前,那一頓她還是吃了少量飯菜,“想在我面前表現得已經好轉了,讓我安心學習備考。”

  在醫院花園散步時,李潤澤牽著她,她對他說自己還能再堅持五六年,等他找到工作再走。他安慰她別想那么多,“沒做過壞事的人肯定能長壽的。”

  離別前的十分鐘,祖孫倆沒怎么說話,靜靜地吹著洱海的風。在那十分鐘里,李潤澤豁然了悟6歲那年奶奶的心境,正如此時此刻的自己。上出租車前,他緊緊抱住了奶奶。那是二人現實生活中的最后一次相見。她走后,父親告訴李潤澤,她為他留了一套親手縫制的彝族服裝,指明給他未來的妻子。

  李潤澤曾無數次看過奶奶梳頭,哪怕她的頭發粘在梳子上一把一把地掉,他也并不覺得她老了。

  她握梳子的勁道似一股力量支撐著她的手不停運作,頭上傳來咔哧咔哧的聲音,就像她年輕時喊過的勞動號子。他覺得,這樣的奶奶,始終有能量在她聲帶里積蓄著,讓她隨時都能高歌一曲。

  李畢后來查過,令母親畢生難忘的北京大學百年講堂的觀眾廳共有2167個座位。其實,她的舞臺廣大得多。從小到大,彩云之南的山山水水都加入過她的混響。

  天地都是她的聽眾。

  新京報記者 吳淋姝

【編輯:劉越】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elcome彩神有限公司 东阳市| 东港市| 江城| 伽师县| 彝良县| 巴南区| 射洪县| 登封市| 延吉市| 天气| 谢通门县| 彭阳县| 东乡族自治县| 金沙县| 蒙城县| 广州市| 萨迦县| 历史| 边坝县| 兴安盟| 晴隆县| 原阳县| 七台河市| 牟定县| 满城县| 东乡县| 云南省| 宁蒗| 新建县| 阿图什市| 卢湾区| 沾化县| 麦盖提县| 洛南县| 平顺县| 崇文区| 安阳市| 微山县| 南江县| 贡嘎县| 新余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