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這屆年輕人算了一筆賬,發現“租”酒店比租房更香

這屆年輕人算了一筆賬,發現“租”酒店比租房更香

2022年07月16日 21:07 來源:中新經緯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中新經緯7月16日電 (牛朝閣 趙佳然)“最近經常刷到長租酒店的視頻,據說長租酒店比租房還便宜!”近期,在酒店長租仿佛成了年輕人的新風尚。在他們眼里,長租酒店成了方便、省心、高性價比的代名詞。

  現在的年輕人,比起租房更喜歡住酒店?

  在成都工作的季笑笑有過兩個月長租酒店的經歷,2021年8月,她在對比了長租酒店、公寓、租房中介間的性價比后選擇了長租酒店。

  據季笑笑介紹,酒店的長租價格是2000元/月,酒店不遠處的公寓每月房租是2300元,公寓雖然比酒店的面積要大4平方米左右,但在價格上也貴不少,不僅是商水商電,每個月還要交10%的物業費。而中介提供的普通房源,條件大致相同的情況下,房租為1850元/月,但要押一付三,自理水、電、燃氣、寬帶等費用。

  “我的工作經常需要周末在家加班,因為酒店房間的面積相對較小,我周末睡醒就去酒店大廳辦公,這個時間還能讓清掃人員進房間做清潔,工作完回去看到整潔的床、床頭新補充的礦泉水、浴室有折痕的浴巾,整個人都舒服了,會覺得自己效率很高。住的時間久了會員等級也會慢慢變高,第二個月我周末早上去大廳辦公時還會有免費的早餐和咖啡。”季笑笑說。

  雖然兩個月后,季笑笑因為要養貓而選擇離開酒店,但仍念念不忘長租酒店的便利和省心。

  “如果不是因為妹妹(寵物昵稱),我真的舍不得離開酒店,即方便又省心,既有‘保姆’、‘保安’,又有免費咖啡和早餐,只可惜不能養寵物。”季笑笑稱。

  在深圳工作五年的90后張遠,已經在酒店租住了兩年。在他看來,酒店不僅更能滿足生活要求,價格上也更有優勢。

  張遠稱,自己剛來深圳時和兩位同事合租,月租平均一人3200元,到公司自費打車大概15分鐘。后來由于其中一人搬離,他便開始重新找地方住,恰好從同事那里聽說了長租酒店。他說,長租酒店打動自己的因素之一,是房型的便利。“出于隱私的要求,我希望這次能住單間,對居住環境要求也比較簡單,一張床、一個衛生間就基本夠用了,而出租的房子一般都帶廚房和客廳,對我來說沒有什么用處。

  此外,張遠在搜索酒店時發現其性價比更高,相同地段的月租金比普通租房低約20%。“目前我租的酒店每月不到3000元,到公司步行20分鐘,而同地段的一居室月租最低也要3500元。相對來說,到公司的距離和價格之間的性價比,是我更關注的。”

  7月1日,準備在北京實習的張居從學校搬了出來,在三里屯附近預訂了兩個月的酒店標間,價格是4599元/月。“也有3999元/月的房間,但要么沒窗戶,要么是走廊窗(窗戶外面是走廊),我選的4599元/月的房型是有正常窗戶的。因為是標間,準備找個人分攤一下,一人大概2300元/月。”張居告訴中新經緯。

  長租酒店確實是張居的最優解,畢竟同期同地段的條件下,自如APP中最便宜的同地段房源為5491元/月,每月服務費還要收取租金的10%。貝殼找房中最便宜的同地段房源為5500元/月,且房內沒有燃氣、電視和寬帶。

  在社交平臺上,眾多網友表示,選擇長租酒店的最大理由是性價比,“花最少的錢,辦最多的事”。有網友稱,自己獨自來到上海實習卻因租房被騙,隨后決定長租酒店。“酒店到公司只有8分鐘距離,不用擔心水電網的費用,也可以買點小裝飾和擺設。缺點就是價格會比公寓貴,但其實不合租的話,短租公寓價格也不便宜。”

  截圖來源:小紅書

  此外,高端酒店也在推出長租服務,據旅游定制企業在社交平臺發布的五星級酒店長租廣告來看,首北兆龍飯店、索菲特大酒店、東方君悅大酒店、萬豪行政公寓等四家酒店長租一個月單日僅需700元、800元、900元、700元,而中新經緯搜索后發現,在美團上,其最便宜的房型單日價分別為889元、878元、996元、991元,據此計算,長租比正常入住每晚便宜78元至291元。

  截圖來源:小紅書

  高端酒店的優惠力度并不大,而長租旅客考慮更多的則是酒店所能提供的服務,曾連住兩個月高端酒店的楊惠子告訴中新經緯。

  “我住的酒店按日常價來算,60晚的價格為30000元,長租兩個月的價格為26000元,平均每天便宜66元左右。選擇這個酒店也不是為了優惠,而是因為之前住過這個酒店,保安也很盡職,入住很安全,所以到了新城市還想繼續住。”楊惠子說。

  從業者:疫情下長租成為拉高入住率關鍵

  據了解,疫情之下許多酒店大力推廣長租業務,也曾針對長租顧客推出更多優惠。然而,從業者們對長租業務褒貶不一,有酒店將長租客視為最穩定的客人,也有從業者表示在疫情下會格外謹慎推出長租服務。長租服務能挽回酒店慘淡的入住率么?

  雷敬是北京一經濟型酒店的工作人員。他對中新經緯表示,疫情之下,長租服務成了拉高入住率的關鍵。

  “今年生意最慘淡的時候入住率只有3%,宣傳長租服務后,7月8日的入住率有49%,雖然也有疫情好轉的因素,但就入住率來說,長租服務拉高了10%左右。長租服務雖然利潤低,但至少有的賺。

  在新疆擔任酒店經理的牛萍告訴中新經緯,長租房是酒店行業長期存在的房型。“從我2015年干酒店起就有長租房了,顧客一般都是外地來本市短期務工的,他們一般以季節為周期,從春季開始陸續有長租顧客,夏季時長租顧客數量最多,集中在秋季退房,冬季幾乎沒有長租顧客。”

  牛萍指出,長租客是酒店最穩定的客人,也是最穩定的收入來源。

  “雖然單日房費便宜了,但好處是這個房間每天都有人入住。我們在逢年過節時會給長租客送個果盤,月餅之類的小禮物,讓他們有在家的感覺。有不少長租客會在退租時和工作人員互留通信方式,因為后期如果還有租住需求,可以讓工作人員提前預留熟悉的房型。有個顧客從2017年至2019年,每年夏季都來酒店長住,且只住同一個房間。”牛萍表示。

  據了解,多家酒店企業已推出針對長租的項目,例如華住集團旗下App華住會曾推出連住優惠,連住7天及以上可享受折上七五折起優惠;如家酒店集團旗下App首旅如家還推出中長租板塊。

  不僅酒店打起了長租的算盤,旅游平臺也已擴大長租的布局。據了解,攜程App曾上線月租房服務,消費者可以根據需求篩選長租酒店服務以及進行酒店長租比較,折扣力度與門市價相比可達六折以下。

  去哪兒數據顯示,從地點來看,長租房數量最多的城市為重慶、蘇州、上海等,主要集中在一線及新一線城市。去哪兒酒店業務相關負責人劉文億對中新經緯表示,疫情后長租房的房源數量確實有所增加。這一方面是由于酒店靈活經營、開源增效的選擇,一方面也源于疫情后不斷增加的遠程辦公需求。但從整體來看,長租房的數量、訂單量占酒店整體的比例依然較小。目前,去哪兒正在規劃更多長租房相關產品的接入。

  此前,攜程旗下賬號發布的文章顯示,暑期酒店長租房訂單相較于平日增長明顯,客人選擇長租酒店的原因通常為長途旅行、異地求職或考試、就醫看病等。調研顯示,長租客人中有30%以上會選擇入住超過30天。對于酒店來說,這份收益淡季時可以作為收入保障,旺季時可以讓酒店擁有優化定價的空間。

  據了解,酒店針對長租提供的優惠因時間、市場情況而異。中新經緯近日以消費者身份聯系數家酒店詢問長租事宜,北京多家酒店均稱,由于暑期已至,接下來的入住費用會越來越高,所以暫不提供長租的價格優惠。

  從攜程App可查看到,以速8前門天壇公園東門店的經濟大床房為例,若選擇入住一個月則需7524元,日均房價243元,但若只選擇入住一天,房價為162元。“現在暑期都是一天一個價,甚至晚上的價格都比白天高,并且幾乎天天都滿房,長租的話只能按照網上顯示的價格來,沒有優惠價了。”該店工作人員稱。北京如家萬壽路店店員也告訴中新經緯,如選擇半月以上長租,那么只能做到鎖定入住時間內的房價,不受浮動房價的影響。

  長租是酒店的救命良藥嗎?

  酒店布局長租的背后,是疫情以來酒店業的持續淡季。華住集團發布的2022年一季報顯示,報告期內,華住在營酒店的平均入住率為59.2%,與上年同期相比下降7%,與2019年同期相比跌幅達24.6%。

  有從業者告訴中新經緯,疫情期間由于跨省出差旅行需求減少,加之酒店內部管理成本增加,許多酒店為維持生存,嘗試以多種方式開辟市場。那么,擴大長租布局是否可成為酒店的救命良藥?

  中新經緯經過多方采訪得知,長租雖然能為酒店帶來穩定的營收,但利潤相對較低。

  “長租房的價格根據租期、房型、淡旺季的不同而異,幾乎是一人一議。如果在淡季來一位能租3個月的客人,價格甚至能給到正常入住的一半,刨去成本,利潤也減少了一半多。”牛萍表示。

  上海某高端酒店的工作人員楊雪向中新經緯透露,疫情之下高端酒店會對長租業務格外謹慎。“在疫情不可控的情況下,會有顧客因所住小區被隔離而提出長租,但這類人群算是高危人群,一旦因此發生疫情,短期內停業整頓,長期以來也會因為出現在流調名單上而增加消費者入住時的顧慮。所以我們酒店在長租服務方面會格外慎重,不會為了一時的營收而冒險。”楊雪表示。

  一位不愿具名的資深業內人士表示,高端酒店雖也提供長租服務,但占總體房數比例較低,一般為個位數,租期不定,大多為年租,總體來看經濟型酒店做長租服務的較多。疫情之下,酒店考慮布局長租或出于應急現金流,但長遠來看,長租不會成為酒店的主流業務。

  景暉智庫首席經濟學家胡景暉表示,酒店業向長租房、長租公寓領域進軍步伐明顯加快,與受疫情反復等影響客房的出租率、入住率下降有明顯的關系。特別是經濟型酒店,謀求轉型也是合理之舉。未來,對于酒店業比較大的挑戰是如何在空間和時間上實現長租和短租的有效搭配,提高綜合的收益率,這是一個數據計算和資源調配的問題。(更多報道線索,請聯系本文作者趙佳然:zhaojiaran@chinanews.com.cn)(中新經緯APP)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張遠、季笑笑、張居、楊惠子、牛萍、雷敬、楊雪均為化名)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編輯:邵婉云】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elcome彩神有限公司 仪陇县| 冀州市| 宁明县| 武清区| 通山县| 辽阳县| 南投市| 普兰县| 谷城县| 淮南市| 辽阳市| 惠安县| 洱源县| 明水县| 洪雅县| 枣庄市| 绍兴县| 同心县| 沁阳市| 八宿县| 高要市| 喀喇| 兴城市| 工布江达县| 平山县| 开鲁县| 大安市| 平邑县| 贵定县| 丰顺县| 神农架林区| 亚东县| 镇平县| 东辽县| 扬中市| 吕梁市| 尼木县| 公主岭市| 环江| 武平县| 屯昌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