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滯留潿洲島多日 2000余游客已返程

滯留潿洲島多日 2000余游客已返程

2022年07月22日 02:11 來源:新京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滯留潿洲島多日 2000余游客已返程

  民宿老板拿出房間接待滯留游客,當地成立保障專班為滯留游客提供服務

  7月20日上午8點55分,船出港了。

  唐胖坐在窗邊,看著這艘“北游16”在烏云和海浪的合圍下,緩緩駛離潿洲島碼頭。核載一千多人的大船,座位大片空置,船艙各處散落著幾名游客。

  船將載著他們離開這片相處數日的海域。啟程比預計時間晚了25分鐘,但所有人都很雀躍。“(滯留游客離島)這可能是真正意義上的最后一撥。”唐胖說。

  據央視新聞報道,此次“北游16”運送177名游客返程,至此,需要協助返程的潿洲島游客已全部返程。

  另據廣西壯族自治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辦公室副主任雷震介紹,截至7月20日上午,滯留在北海潿洲島的2000多名游客已全部返程。

  對于一座旅游城市來說,疫情無疑將這個原本令人期待的旅游旺季“攔腰折斷”。7月12日,廣西北海報告一例無癥狀感染者,此后,當地確診病例人數不斷攀升。據廣西壯族自治區衛生健康委員會通報,7月20日0-24時,廣西新增本土確診病例52例,均在北海市,無癥狀感染者135例,其中北海市131例。

  7月14日起,北海市各A級旅游景區暫停開放。7月17日上午,北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第五場發布會介紹,目前有2000多名游客滯留北海。同日,北海市重要景點潿洲島旅游區發布緊急通告,暫停所有人員進出潿洲島旅游區。

  景點關閉,游船幾近停滯,時間在這座小島上變得更慢了。

  “通行證”

  突然之間,所有人的生活都被系在了一艘船上。

  潿洲島與北海市區之間大概有26海里,約合50公里,船舶是最常見的運輸方式。但疫情暴發后,船的來去變得飄忽不定。

  李小霏(化名)是較早離島的游客,于她而言,核酸檢測結果是當時最大的阻礙,她不得不和時間“賽跑”。疫情暴發后,所有人的計劃都被打亂了,李小霏也匆忙訂下了7月15日下午兩點半的船票,準備途經北海市區回到江西宜春。

  在當時,離開北海需要48小時核酸檢測陰性證明,才能乘坐動車、飛機。但潿洲島-北海航段的登船、下船還不需要核酸證明,憑健康碼綠碼就可以通行。因為這個原因,李小霏打算14日下午去做核酸。這樣,她將有足夠的時間獲得一張離開北海的“通行證”,而又不至于失效過期。

  然而,當李小霏14日下午到醫院做核酸時才發現,醫院規定外地旅客做核酸的時間是上午8點到11點,過了11點后,核酸服務只提供給島民。她一下子慌了,這所醫院是潿洲島唯一的醫院,也是當時唯一的核酸檢測點。“我們求了很久的情,說快要來不及了,但還是到了第二天早上才做成。”

  更重要的是,就在15日做完核酸檢測回到民宿的中午,李小霏得知,現在潿洲島-北海航段的登船、下船也需要核酸證明了。中間幾個小時的時差,很可能導致她趕不上這趟船。他們執著地趕到港口,“到了那兒發現,不用有核酸結果也可以上船。”

  15日下午5點40分左右,船到了。

  潿洲島只有一個港口,過道很長,有兩三米寬,但此刻擠滿了想離開的游客。李小霏說,能看得出大家都很焦灼,每個人都在不停往前擠。“因為人太多,擠在封閉的圍欄里,天氣又很熱,有的小孩子一直在流汗,家長都很著急,甚至開口罵工作人員,問他們為什么船到了還不開門?”最終,李小霏在傍晚7點20分左右到達北海市,下船查驗核酸證明的時候,他們的結果正好出來了,“感覺自己還是很幸運”。

  一艘返航的船

  不是所有人都這樣幸運。一艘船在7月17日下午6點左右駛出潿洲島港口,但僅僅半個多小時后,它就停了下來,慢慢掉了個頭,返航了。

  乘客小李記得,船在海上停下后,乘客們開始有些焦灼,不少人圍向乘務員,想知道究竟怎么回事,小李聽到乘務員解釋說自己也不清楚。“乘務員說,如果這班船開不了,回城的希望就渺茫了,建議我們先退票。”小李和朋友們沒有退票:“我們想著,沒人通知我們走不了,就再等等。”

  17歲的小李原本的計劃是趁著假期,來潿洲島做“義工”。每到假日,潿洲島總會吸引來很多義工,他們像小李一樣在民宿里免費吃住,享受海島生活,平時幫助老板接待來客、打掃衛生等。疫情暴發后,她不得不提前中止計劃,帶著好不容易買到的一張船票,試圖提前離開潿洲島。

  同來潿洲島做義工的小黃也在這艘船上。在小黃的印象中,航船靠岸后,她才聽到廣播說,返程北海將進入分區管控范圍,健康賦碼可能會受到影響,潿洲島尚無疫情影響,屬于低風險地區,因此游客先在潿洲入住,耐心等待。

  對同在這艘船上的乘客朱先生而言,這張船票極為珍貴。從13日開始,他每天都在為離開做準備,但一切都不確定。

  他經歷過5點鐘起床做核酸,到達之后才發現,有游客凌晨2點就來排隊了,他們排了三四個小時也沒做成。人太多了,中午又熱得不得了,“讓其他人先走也可以。”他們想。

  到了第二天,事態愈發嚴重。這次他們決定,排隊再久也要做核酸,但這天他們還是沒有走成——當天發船太晚,到達市區時,動車、機票都沒有了,他們不敢在市區滯留,想想算了。15日、16日,他們仍然沒有走成,這次則是因為買不到船票了。能拿到17日的這張船票,登上船艙,對包括朱先生在內的乘客而言,是很大的希望。

  對于返航,朱先生有些不滿,認為這趟船安排在下午5點10分發船不太合理,因為乘客下船后不能滯留,所有人都要在當天離開北海。

  但他慢慢平復了情緒:“到了市區7點半了,酒店又不營業,會有很多人沒地方住。市區有中高風險,我們也怕,一旦被賦紅碼或黃碼就麻煩了,上車都上不了。以前天天擔心第二天有沒有船,現在一看,可能三五天不會有船了,不如安下心來慢慢玩。心情放開一點,就當旅游的期限拉長了。”

  疫情下人與人的聯結

  貝子(化名)沒想到,將朱先生一行人送到港口揮手作別后,不到半小時,那趟游船就返航了。

  他在潿洲島經營著一家民宿,朱先生是他的客人。將他們接回民宿后,貝子和妻子商量決定,免除滯留島內三戶客人之后的房費,無論他們還要住多久。

  “只是花一點水電費,對于我們來說不是什么傷筋動骨的事情。”貝子說,“在一起生活幾天,大家就像朋友一樣,相互照應。因為疫情原因走了,本身心情就不好,我們就跟他們說不要擔心那么多,大家還是開開心心生活好了。”

  貝子說,這些天,潿洲島的生活仍然維持著秩序,物資供應目前沒有受到明顯的影響。他們一起包餃子、開燒烤派對。天南海北的人聚在這里,有客人給大家做拿手的拌面。現在是桂圓、菠蘿蜜的季節,院子里還種著香蕉、百香果、胭脂果,木瓜也熟了,可以去采摘。朱先生喜歡喝茶,貝子就在院里放了一張茶桌,大家常常在一起喝茶,相互寬慰,也彼此支持。

  往年的這個時候,是潿洲島乃至整個北海的旅游旺季。貝子會告訴客人怎么挑選新鮮的野生螃蟹、帶子螺、蟶子——野生的蟶子顏色比較黃,買螃蟹要買背上拱、肚子硬的,帶子螺的殼要圓厚、中間凸起來,才最肥。

  這個季節,貝子家的民宿往往要提前20天預訂,十多間房間每天都能住滿。但今年變得不太一樣。“我每天都在退錢。”貝子說,“只要有人說來不了,我就馬上把錢退給他。”

  給客人退款,也是疫情暴發那幾天,民宿老板林先生的日常工作。他清楚地記得,7月12日下午,他收到了今年第一個因為疫情而取消房間預訂、要求退款的申請。

  看到申請后,他沒有猶豫,立刻退了全款:“疫情當下,大家都不容易,我不想讓別人冒風險。”此后,林先生陸續接到了退款申請,對于尚未入住的客人,他都同意取消訂單,并為房客退了全款;已經入住但提前離店的客人,他也將剩余房費全部退回,沒多扣一分錢。

  房客越來越少。7月14日晚上,林先生依舊在民宿的庭院里放起露天電影,海風和著民謠一起飄進來,伴著綴在院子里的燈光,陪伴房客們度過在潿洲島的最后一夜。7月15日,林先生送走了住在民宿的最后一批客人。

  其實今年6月起,民宿訂單就開始逐漸增多,小島也熱鬧起來。人最多的時候,車子將海鮮市場門口堵得水泄不通。然而現在,環島公路上空空蕩蕩,售賣海鮮的商家生意冷清,只有散布在各村的核酸檢測點和島上唯一一家醫院門口,人們排著長隊,等待核酸檢測。

  林先生頂著烈日,主動報名成為了一名核酸檢測志愿者,引導居民排隊檢測。17日晚,潿洲島又一輪全員核酸檢測中,林先生前往鱷魚山公園做志愿者,直到晚上10點多,他所在的核酸檢測點仍排著長隊。

  7月18日,林先生告訴新京報記者,各村已經設置了核酸檢測點,但因為人手有限,不少人仍會前往島上唯一一家醫院進行核酸檢測。為了照顧一些體弱的老人,醫院專門開辟了綠色通道,各村也派專車免費接送老人。

  “為滯留游客盡一份小小的力量”

  不僅僅是潿洲島,這次疫情給整個北海旅游業造成了影響。

  唐先生經營著兩家民宿,一共70多間房,都在北海市區的海城區——這是本輪疫情的“重災區”。唐先生說,這個旺季,他基本上處于“顆粒無收”的狀態。從12日、13日開始出現咨詢退單的客人,到14日之后退單達到了一個高峰。

  接起電話甚至不用對方開口,唐先生就直接回答:“可以退。”到最后,他甚至開始“勸退”客人,“有兩個重慶的女孩子開車開了1000多公里,準備進北海,問我這里有沒有停車場。我問她們到哪里了?她們說還在高速,我說你們掉頭吧,不要來了,來了不知道還能不能出去。”

  他考慮把現有的生意縮減一些。70多間房,其中有60多間是租的。他打算跟房東談一談,半年付的房租能不能季付,季付的能不能先按月付,實在不行,就只能不要押金,直接退房,盡管這對他來說,是一筆不小的費用。

  早在七八年前,唐先生就接觸到民宿行業。當時做了一年多,因為各種原因沒有做下去,轉了行。2019年,他又重新拾起這項事業,賣了自己的房和車,累計投入一百多萬元,結果碰上了疫情。他不想輕易放棄:“做了那么多年了,一手搭起來,畢竟是自己最熟悉的行業,能堅持的話,還是想堅持一下。”

  他認識很多同樣在北海的民宿老板,大家都曾對今年的旅游旺季充滿期待。“去年(生意)做了十天左右,今年就只有五六天。前幾天大家都在心里期盼,千萬不要有疫情。結果誰都沒有想到疫情居然發生在當地了。”

  7月16日,唐先生在自己的社交平臺上發了一篇帖子,上面寫著,為了幫助滯留北海的游客朋友盡一份小小的力量,將提供20間特惠房給滯留北海的游客朋友,每房每晚30元,提供綠碼及48小時核酸報告可入住。他還提到,這30元是能耗成本。

  唐先生告訴新京報記者,如果是在平時,這樣的房間定價至少在兩百元以上,但在當下這個特殊時期,正常接待對他們來說不是易事。“有人來住,我們還虧得多一些,因為需要去維護。但我知道有一些人滯留在北海走不了,我就想反正空著也是空著,不如拿幾十間房出來接待。”

  “希望那個島越來越好”

  疫情暴發之后,北海市疫情防控指揮部明確要求,對因疫情原因無法來北海旅游的客人,賓館、酒店、民宿等必須無條件退款,市旅游文體局設立專職投訪處理小組,及時處理游客投訴,要求全市旅行社須無條件退訂退款,同時積極協調航空退票工作,參與北海機場運營的11家航空公司全部同意為旅客零手續費辦理退票手續。北海市市場監管局明確,任何商家不得以“預付款不退”或“扣除定金”等名義拒絕履行疫情防控工作要求,必須無條件全額退款。

  同時,通過全域旅游大數據系統,摸清滯留游客數目,潿洲島旅游區管理委員會的工作人員按要求為在島游客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北海市積極協調民航、鐵路、公路等客運企業,盡快落實旅客返程保障措施,并成立旅游服務專班全力開展服務和保障工作,確保游客的訴求得到積極響應和穩妥處置。

  多方努力下,游客們在陸陸續續離開小城。

  朱先生一家得到消息,7月19日下午有一趟開往市區的船。時間太晚了,已經沒有直達長沙的動車,他手畫了一張線路圖,繞道廣州回長沙,在廣州車站做一次核酸就可以通行。

  貝子的民宿里,只剩下他們一家三口。他們現在很閑,早上6點多就起來做核酸,做了又睡。在這里生活多年,他對這片海和這座島如數家珍:每年的二三月份,熒光海就出現了,天氣好一點可能會延續到四月。四五六月是玻璃海的季節,海里會長滿海草。這片海域同時是珊瑚保護區,海底生長著漂亮的活體珊瑚。過了禁捕期,可以去釣魷魚、趕海抓螃蟹、撿小螺。到了七八九月,西南浪像錢塘江大潮一樣打起來,很壯觀。

  現在,人煙散去,他的小島又重回了平靜。

  李小霏拍了很多排隊做核酸檢測、在港口等待游船的視頻,但她最終發布在朋友圈的,是北海的陽光、海浪和晚霞,她穿著裙子在海邊奔跑,坐在電瓶車后座上吹海風,對著落日比愛心手勢。最后,她說:“希望那個島越來越好。”

  A08-09版采寫/新京報記者 徐楊

【編輯:房家梁】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elcome彩神有限公司 舒兰市| 阿荣旗| 白水县| 湘阴县| 南宫市| 荆州市| 晋宁县| 凯里市| 肇庆市| 宜章县| 苏尼特右旗| 太谷县| 乌审旗| 晋中市| 南投市| 南澳县| 彰化县| 宜川县| 天全县| 广州市| 专栏| 驻马店市| 贺州市| 渭源县| 开江县| 岢岚县| 新乡县| 社旗县| 珲春市| 桦南县| 铜陵市| 正阳县| 高雄县| 罗源县| 丰原市| 巨野县| 巨野县| 佛教| 晋江市| 新巴尔虎右旗| 弋阳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