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東西問丨霍巍:為何三星堆的價值和作用應當站在世界史的高度來認識?

東西問丨霍巍:為何三星堆的價值和作用應當站在世界史的高度來認識?

2022年07月15日 19:21 來源:中國新聞網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視頻:【東西問】霍巍:三星堆文化與中華上古文明之間有怎樣的關系?來源:中國新聞網

  中新社成都7月15日電 題:為何三星堆的價值和作用應當站在世界史的高度來認識?

  ——專訪四川大學杰出教授、川大博物館館長霍巍

  中新社記者 岳依桐 賀劭清

  隨著三星堆遺址最新考古成果公布,一件件“重見天日”的國之重器再次引發全球關注。三星堆遺址最新考古發掘成果有何驚喜?三星堆青銅文化與中原文明有何聯系?三星堆遺址下一步考古發掘計劃是什么?

  四川大學杰出教授,川大博物館館長、四川考古學會會長霍巍近日接受中新社“東西問”獨家專訪,對上述問題進行深度解析。在霍巍看來,三星堆文化不僅能體現中國青銅文化的內涵、中國青銅時代的藝術創造,還能通過三星堆與世界對話,看到世界其他文明中某些共同的理念和價值觀。

  現將訪談實錄摘要如下:

  中新社記者:三星堆遺址新發現6個祭祀坑的考古發掘工作已接近尾聲,最新披露的文物中多件造型前所未見,引發世界關注。為何三星堆青銅文明呈現出如此神秘獨特的面貌?

  霍巍:可以從三星堆遺址最新出土的“國之重器”中找到答案。一件出土于8號祭祀坑的青銅神壇,為研究三星堆祭祀場景提供了最直接的證據。這件神壇最頂上是一組跪騎神獸造型,中部刻畫了13位形態各異的祭祀參與者,占據“C位”的人像跪坐在圓形神壇上,背著青銅罍。雖仍缺失3個人像,但能如此形象地反映祭祀人群,已十分難得。

  1986年2號祭祀坑也出土了一件神壇,過去通常認為這件神壇神獸在最下層,可能象征著地下世界,中間一層是人界,最上層為天界,即所謂“三界說”。本次新發現的神壇則使“三界說”受到嚴重挑戰。

  第二件則是被網友稱為“月光寶盒”的龜背狀網格形青銅器,這是三星堆8個祭祀坑中首次發現的此類器物。其表面網格形似龜殼,網格中央有一塊同樣大小的玉石,被慎重地用絲綢包裹。器物可以開合,上有4個手柄,每個手柄上都有龍頭。目前最大的期待就是能在玉石上發現紋飾、圖案,甚至文字。我個人認為,這件器物本身已足夠重要,龜甲是甲骨文的重要載體,在中原文明體系中,具有國之典冊的意義。可見,在三星堆祭祀中,這件玉石一定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第三件器物同樣復雜精妙,其上的青銅神像頭頂尊、手撐罍、腳踏鳥,身體向后翻起,我稱它為“頂尊按罍曲身鳥尾青銅神像”。剛出土時其尾部缺失,考古工作者在2號祭祀坑出土器物中找到了。時隔36年,兩件器物“破鏡重圓”,再次驚艷世界。通過“合體”后的器物,既能看到三星堆人對中原青銅禮器的尊崇,也看到他們將通天神靈和祭祀重器有機結合的精妙創造。

  上述三件重器在迄今為止全球所有出土的青銅器中,都堪稱絕品,展現出三星堆文明在祭祀背景下極富藝術張力的神秘一面,彰顯獨特。三星堆出土的新穎器物,讓世人既看到三星堆文化和中原文化間千絲萬縷的聯系,也看到了中國青銅文化豐富多彩的面貌和深刻的文化內涵。

  青銅尊、青銅罍是中原文化中的重要禮器,上述第一件器物跪坐在神壇中央的“C位”人像,所背的正是青銅罍;第二件器物也和中原文化以龜形象征國之典冊有密切聯系;第三件器物上神像頂尊按罍的形態也反映出商代社會極重天地鬼神和人神溝通的時代特征。

8號祭祀坑出土的青銅神壇。<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記者 張浪 攝
8號祭祀坑出土的青銅神壇。中新社記者 張浪 攝

  中新社記者:未來三星堆考古工作將從哪些方面開展?是否還有發現大型祭祀坑的可能性?

  霍巍:三星堆遺址驚喜不斷,新發現6個祭祀坑還在繼續清理,其周圍又發現了小型祭祀坑群和房屋基址。這證明三星堆祭祀活動是一個整體,除了祭祀坑的存在,還有祭祀程序中某個部分的其他遺跡存在。

  小型祭祀坑中出土了玉器和石制的動物,其眼睛、嘴巴等表面都有涂朱痕跡,造型和金沙遺址出土器物造型非常接近。這些發現可能表明三星堆祭祀的時間跨度長,類型豐富多樣。

  目前看來,再發現大型祭祀坑的可能性較小。下一步主要工作是室內修復整理。三星堆遺址祭祀坑的考古工作正逐漸從現場轉到室內。值得一提的是,被整體提取回實驗室的5號、6號祭祀坑的相關工作正在開展。

  5號坑中已經發現玉器、黃金制作的面罩、大量黃金的薄片等,合理推測5號坑還會有重大發現;6號坑發現的神秘木箱中,除了找到一把玉刀,還能看到大量的朱砂和一層很厚的堆積,堆積物里面很可能是木箱的秘密所在,需要經過實驗室內的精細發掘才能找到答案。未來可能還需要進行至少一年以上的發掘清理工作。

  目前看來,7號、8號祭祀坑跟1986年發現的2號祭祀坑之間,很可能有密切聯系,當中很多器物都可以拼對。基本可以肯定這三個坑是同一時期形成。將來還可以通過更多器物的拼對,來展示當時的實際情況。

考古人員在8號祭祀坑工作。<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記者 張浪 攝
考古人員在8號祭祀坑工作。中新社記者 張浪 攝

  中新社記者:三星堆重見天日的“國之重器”呈現出什么特質?三星堆文化與中華上古文明之間有何關聯?為何說三星堆的價值和作用應當站在世界史的高度上來認識?

  霍巍:三星堆文化絕不是無源之水、無根之木。三星堆文化根植于中國大地,產生于古蜀,這從文獻、考古兩方面都可證實。

  三星堆和中原文化的關系文獻有載。器物上也可看到,三星堆的青銅禮器,以及所有玉石器,在中原都可以找到原型。即使一些造型比較特殊的青銅器,從中仍然可以看到三星堆人對青銅禮器的崇敬。只是他們希望用龍、鳥等神靈動物溝通天地、溝通人神,所以才有了看起來比較神怪、夸張的器物群。但這屬于三星堆的地方文化特色,三星堆的內核和基本的底色仍是中華文明。所以三星堆體現了中華文化的豐富多彩,也實證了中華文明多元一體。

  認識三星堆有三個重要維度。第一個維度是三星堆與古蜀文明間的關系。就考古發現而論,從成都平原的寶墩文化及長江上、中游地區的史前新石器時代文化當中,都可以找到和三星堆早期文化相似的因素,它們可能是三星堆文化的源頭之一。

  而在文獻典籍中,同樣可以看到兩個和三星堆文明關系密切的古代書寫系統,一是中原文化系統,西周時就有對“蜀”的記載,《尚書·牧誓》記載周武王伐紂時,“西土八國”之中有蜀人參戰。《史記·五帝本紀》記載蜀之先肇于人皇之際,黃帝與其妻嫘祖之子昌意娶了“蜀山氏女”,降居若水,后來封其支庶于蜀。另一個是巴蜀文化系統,《蜀王本紀》《華陽國志》都記載古蜀時期先后經歷了蠶叢、柏灌、魚鳧、杜宇、開明各世代,從蠶叢氏開國至開明世為秦所滅(前316年),古蜀各世蜀王雖然遠離中原王朝,被中原諸侯視為“椎結左衽”的“蠻夷之族”,但也自成一系,始終保持著與中原王朝之間的聯系,既非天外來客,也非域外異族。

  第二個維度是,研究三星堆是封閉的還是開放的體系。目前已經可以看到三星堆與中原殷周文明之間千絲萬縷的關聯。

  三星堆青銅神樹上的鳥和纏繞于樹干上的龍紋,是中國傳統文化神話體系中常見的母題,如果結合《山海經》等典籍中的神話記載,很可能三星堆的青銅神樹就是傳說中的建木、若木、扶桑木之類的神樹,是可以“絕地天通”的宇宙樹、太陽樹的象征。再如,過去一直沒有在三星堆發現如殷商青銅器以青銅鼎、簋等容器相配合以體現社會等級和身份的所謂“禮器”,這次在三號祭祀坑中已出土了至少七件青銅尊,和1986年兩個祭祀坑出土的多件青銅尊、罍相互印證,暗示蜀人可能使用這樣的青銅器組合作為禮器。

游客參觀三星堆博物館。<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記者王磊 攝
游客參觀三星堆博物館。中新社記者王磊 攝

  此外,三星堆4號祭祀坑中還發現一件雙手頂尊置于頭頂的神人青銅像,表明尊這種器型在三星堆青銅器中具有特殊意義,受到特別的尊崇,這與中原文化使用青銅容器作為禮器表達特殊意義有著同樣的含義。

  但僅僅這兩個維度還不足以全面認識三星堆,還應將三星堆放在世界文明的體系中加以考察。人類文明發展到一定的階段后,會出現一些相似的文化現象、共同的文化表現。比如怎么看待太陽,怎么看待世界的中心、宇宙的中心。三星堆人同樣認為,他們就是當時世界的中心。此外,世界不同國家、民族和地區都有對神秘的大眼睛、神樹(太陽樹、宇宙樹、生命神樹等)、太陽神等的崇拜現象,在考古藝術表現形式上也有同有異,不能將三星堆出現的這類考古現象都認定為外來文明。

  三星堆將金箔面罩貼附在青銅人像的表面,是一個很值得注意的細節。這表面看起來是一個三星堆出土器物工藝上的特點,實際上反映了黃金和青銅兩種器物的貴重、稀缺。因為三星堆出土的青銅人像里,貼附黃金面罩的畢竟是少數。這樣的做法在其它文明中也能看到。如果從中外文化交流的宏大視野上看,三星堆所處的中國青銅時代與域外文明產生交流影響已經具備了充分的條件,吸收某些外來文化的因素也是可能的,但絕不能以偏概全,將三星堆視為外來文明的產物。

四川三星堆博物館青銅館展出的青銅人頭像。<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記者 張浪 攝
四川三星堆博物館青銅館展出的青銅人頭像。中新社記者 張浪 攝

  三星堆文化不僅能表現中國青銅文化的內涵,還能與世界對話,看到世界其他文明中的共同理念和價值觀。

  中華文明形成的過程,是從涓涓細流匯成大江大河,是文化從各個地區逐漸聚合,最后形成國家文明。三星堆提供了一個青銅時代的區域樣本,讓世人看到了在夏商周青銅時代,除了中原地區以青銅禮制為代表的青銅文化,還有像三星堆這樣富有神話浪漫想象的青銅文化,為中華文明的豐富內涵與發展進程譜寫了新篇章。(完)

  受訪者簡介:

四川大學杰出教授、川大博物館館長霍巍。<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記者 張浪 攝
四川大學杰出教授、川大博物館館長霍巍。中新社記者 張浪 攝

  霍巍,現任四川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旅游學院)院長、四川大學博物館館長、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四川大學中國藏學研究所所長等職,任國務院學科評議組考古學科召集人之一、國家社科基金評委、教育部本科教學指導委員會委員、中國考古學會理事、四川省史學會副會長、四川省博物館學會副理事長等學術職務。

【編輯:黃鈺涵】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elcome彩神有限公司 桂平市| 宁化县| 余江县| 公主岭市| 谢通门县| 定州市| 广水市| 甘谷县| 历史| 江华| 长宁区| 筠连县| 广德县| 南安市| 泰和县| 荥经县| 华池县| 潮安县| 莱州市| 张家川| 鄂托克旗| 扬中市| 合水县| 张掖市| 平定县| 乡城县| 遵义县| 满城县| 桂阳县| 崇阳县| 蒙阴县| 亚东县| 嵊州市| 密云县| 建阳市| 阿瓦提县| 屏山县| 修武县| 卢氏县| 莆田市| 滦南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