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玩狗不如“當狗”?飛盤到底是怎么火的?

玩狗不如“當狗”?飛盤到底是怎么火的?

2022年07月17日 00:01 來源:中國新聞網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中新網7月17日電 (中新財經記者 謝藝觀)“傳盤!這里這里”,“防守!”“好盤!”“得分!”

  這是發生在近期某知名綜藝節目里的一幕,節目中玩的是極限飛盤,一項近期在年輕人中流行的運動。

  在以往很多人的認知里,飛盤往往是狗狗的玩具。“飛盤這項運動讓我明白,玩狗,不如當狗。”2021年10月的《脫口秀大會》上,演員小北曾如此講道。

  但在如今的球場上,正有越來越多的人奔跑,跳躍,享受著飛盤運動的魅力。它,是怎么火起來的?

資料圖。 <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記者 俞靖 攝
資料圖。 中新社記者 俞靖 攝

  飛盤運動從小眾走向大眾

  雖最近才在國內流行,但飛盤的歷史可追溯到1948年,當時美國人沃爾特·莫里森用塑膠原料制造出第一枚現代飛盤。

  資料顯示,1957年,開發呼啦圈的公司Wham-O獲得飛盤的市場專賣權,并于1959年注冊了商標“Frisbee”。此后美國的飛盤運動及產業逐漸成形,有著“飛盤運動之父”之稱的黑德里克開發出運動級飛盤,成立國際飛盤協會。1974年,第一屆世界飛盤錦標賽在美國加州的玫瑰碗球場舉行。

  飛盤傳入中國則要追溯到上世紀80年代,作為一項競技運動和休閑玩具,隨著改革開放,進入中國民眾視野。

  但長期以來,飛盤都處于一種鮮為人知的狀態,“2004年前后,當時在國內玩飛盤的中國人應該不超過100位,更多地還是外國人在玩。”杭州飛盤文化有限公司總經理徐穎峰告訴中新財經記者。

  如徐穎峰所說,在多年持續推廣基礎上,新冠肺炎疫情管控帶來的線下泛娛樂消費選擇變少以及社交媒體的推波助瀾,讓飛盤運動開始流行。

  據全國飛盤運動推廣委員會數據,2021年全國參與飛盤運動的玩家約有50萬。小紅書發布的《2022十大生活趨勢》顯示,過去一年,飛盤相關內容的發布量同比增長了6倍。

  在徐穎峰看來,飛盤運動本身所具有的優勢和特點,如,較易上手,趣味性較強,社交屬性較好,跟拍照片適合傳播分享,飛盤運動傳遞的公平競技文化,也讓飛盤運動在年輕人中迅速得到傳播。

  “飛盤運動不分性別、年齡段,男女可以同時上場一起玩,又容易上手。”北京一家飛盤俱樂部的教練楊教瘦也表示,“記得有篇文章說,上一個具備這個條件的運動還是王者榮耀。”

  得益于飛盤運動門檻低、對女生友好,價格上也易承受的特點,飛盤愛好者珍珍(化名)自今年3月份接觸到這項運動以來,每周會去玩四次以上。

  “接觸飛盤快4個月的時間了,從第一次到每周的堅持,飛盤已成為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下班就飛奔到飛盤場地上,有時甚至風雨無阻。”在這個過程中,珍珍對飛盤的感受也發生了變化,“從剛開始的快樂飛盤到現在的極限飛盤過渡,想要的不僅僅是快樂,還有技術上的進步,想要變得越來越強。”

  珍珍認為,“這就是飛盤的魅力,讓人不斷前進,只要認真且專注對待,就會有收獲。”

位于廣州市海珠區閱江中路的云堡保利三江邊體育場館里,以年輕人為主的小組正在進行飛盤小組賽。圖片來源:ICphoto
位于廣州市海珠區閱江中路的云堡保利三江邊體育場館里,以年輕人為主的小組正在進行飛盤小組賽。圖片來源:ICphoto

  俱樂部報名人暴增 有時甚至搶不到票

  珍珍分享的視頻中,時常能看到她在賽場上奮力奔跑的身影。但楊教瘦透露,每周去俱樂部的老玩家并不多,“現在基本都是新玩家來玩,應該就是過來體驗一下。”

  在楊教瘦看來,飛盤運動整個玩下來很累,所以只有身體素質好,真正熱愛的人才會重復過來。

  目前很多飛盤俱樂部都是飛盤運動興起后新開的,楊教瘦所在的俱樂部也不例外。

  據其介紹,“俱樂部去年3月份開始辦起來,剛開始是做健身房,但因為疫情,很多健身房都關門了,教練們呆著沒事干,就研究了下飛盤,今年3月份開始做飛盤生意。”

  組織飛盤運動的這幾個月,楊教瘦明顯感受到飛盤運動逐漸在人群中爆火。

  “我們每周會舉辦四到五場比賽,剛開始辦的時候人并不多,最近隨著飛盤運動的流行,報名人數出現暴增,有時候甚至搶不到票。”楊教瘦說。

  隨著飛盤運動的“出圈”,楊教瘦的俱樂部也處于盈利狀態。“目前成本支出主要體現在場地費和攝影費方面,收入則主要來自于門票。”

  在楊教瘦的俱樂部,目前飛盤新手局團購價為119元,飛盤進階局團購價為129元。

資料圖:學生組隊進行極限飛盤比賽。 <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記者 王東明 攝
資料圖:學生組隊進行極限飛盤比賽。 中新社記者 王東明 攝

  飛盤出圈,頭部企業率先嘗到“甜頭”

  飛盤運動火爆下,翼鯤飛盤這種“率先吃螃蟹”的頭部企業也嘗到了“甜頭”。

  2008年臨近畢業的時候,出于對飛盤運動的熱愛,徐穎峰一群人創辦了翼鯤飛盤。徐穎峰表示,在國內出現疫情以前,每年公司飛盤營收保持20%左右的穩定增長,隨著飛盤從去年開始逐步破圈,需求越來越旺,公司飛盤銷售也“水漲船高”。

  “現在營收上基本保持100%以上的增長,去年之前可能更多還是海外購買,今年國內增長比較明顯。”徐穎峰透露。

  在翼鯤飛盤旗艦店,記者注意到,店里熱銷第一的極限飛盤月銷量超四千,店里的飛盤價格集中在幾十元至幾百元之間。

  “飛盤有牢固的運動根基后,未來整體發展上不會只是曇花一現。但在增長上,可能也不會像現在這么爆發式的增長,未來每年或會保持著20%到40%的增長率。”徐穎峰說。

  在徐穎峰看來,這幾年高速增長后,最終整個產業能做到多大規模,還需要有更多專業人才、機構包括品牌方加入進來,以及政策引導支持,去建設完善這個產業環境。

資料圖:廣西南寧市一球場內,市民參與極限飛盤運動。<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記者 俞靖 攝
資料圖:廣西南寧市一球場內,市民參與極限飛盤運動。中新社記者 俞靖 攝

  不僅是玩具,極限飛盤列入義務教育階段課程

  2022年4月,教育部印發《義務教育課程方案和課程標準(2022年版)》,極限飛盤作為新興體育項目被正式列入義務教育階段課程。

  國家體育總局社會體育指導中心7日印發關于舉辦中國飛盤聯賽有關事宜的通知,擬于2022年下半年開賽。

  國家層面對飛盤運動愈加重視,對飛盤運動的發展也會起到良好的推動作用。

  徐穎峰說,未來有幾個工作是需要做的,“一方面是飛盤運動整體的規范有序,包括競賽、培訓、裝備、商業價值的認可和挖掘。另一方面是專業人才的培養,需要去做更多的推進,能夠為未來飛盤運動的發展做一個很好的支撐。這不僅僅是一家公司的事情,需要有更多方面加入進來。”

  楊教瘦也表示,接下來俱樂部可能會做一些青少年的訓練,往培訓的方向去發展。

  “最近社群飛盤比較流行,更多的是把參與門檻降低了,為更多小白用戶去服務,他們體驗過飛盤后,再從初級階段往進階階段提升。”徐穎峰說,從我們實際運營情況看,至少有30%左右的參與者向更高競技的水平去轉化。 

  “未來需要整個體系去串聯,把這么多新的體驗用戶做更好的一個轉化。就算沒有轉化,從另外層面也是比較好的信號,就是有更多人懂得飛盤是一項運動,而不僅僅是給狗狗玩的玩具。之后做更多賽事傳播的時候,也有更多觀眾能更好理解。”徐穎峰補充道。(完)

【編輯:葉攀】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elcome彩神有限公司 朝阳市| 阿拉善盟| 沾益县| 荆州市| 正阳县| 厦门市| 大足县| 奈曼旗| 来宾市| 郯城县| 孟津县| 松溪县| 朔州市| 威远县| 图们市| 礼泉县| 海南省| 常宁市| 井冈山市| 正阳县| 福安市| 即墨市| 肇庆市| 健康| 祁东县| 天津市| 崇州市| 寿宁县| 桓仁| 齐齐哈尔市| 静宁县| 绥宁县| 漠河县| 珠海市| 湘阴县| 聂荣县| 来安县| 体育| 武宁县| 西青区| 会泽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