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新生代農民工頻繁跳槽,是“精挑”還是“盲選”?

新生代農民工頻繁跳槽,是“精挑”還是“盲選”?

2022年07月15日 03:32 來源:工人日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求職數字化、選擇多元化、工作靈活化

  新生代農民工頻繁跳槽,是“精挑”還是“盲選”?

  本報記者 趙琛

  閱讀提示

  新生代農民工更追求工作的自主性,對工資待遇、勞動強度、工作環境等也有了更多期待,于是相比父輩更加頻繁跳槽。專家認為,過于頻繁地更換工作受就業選擇更多元等多種因素影響,但并不利于職業發展,應幫助他們提高技能,找到合適的職業發展路徑。

  7月14日,劉晨光頂著烈日值守在小區門口。今年4月,31歲的劉晨光剛換了這份新的工作。從北京市海淀區來到朝陽區,個頭頗高的他還是做小區保安。眼下的這份工作能干多久,他心里還沒有盤算過。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新生代農民工的就業選擇更多元,更追求工作的自主性,對工資待遇、勞動強度、工作環境等也有了更多期待。在獲得感不夠的情況下,他們會選擇“用腳投票”,“跳”到更滿意的工作。

  在頻繁更換工作中,有的新生代農民工通過不斷摸索與調整,錨定了自己的職業道路;有的則盲目地換著、“漂”著,未積攢下經驗與實力。專家認為,過于頻繁地更換工作不利于職業發展,在尊重農民工職業選擇的同時,應幫助他們提高技能,找到合適的職業發展路徑。

  “穩定的工作不好找”

  “中介說,不喜歡干就可以換個地方,我換了有幾次了。”劉晨光告訴記者,去年以來,他在北京市通州區、海淀區、朝陽區等多個區暫時落腳,均從事保安工作,現在這份工作是在網上找到的。

  在他看來,工作不算難找,但穩定的不好找。他曾在河南老家做過3個月的餐館服務員,因工資每兩個月才結算一次等原因辭職,此后從事過瀝青路面施工等工作,“一直沒有找到太理想的”。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與父輩“老鄉帶老鄉”不同,新生代農民工習慣于通過社交軟件、社交平臺、直播間等渠道找工作。頻繁換工作、短周期打零工的現象在新生代農民工中并不少見。某招聘網站的最新數據顯示,90至95后平均跳槽周期為2.61年,95后縮短到1.69年。中國勞動和社會保障科學研究院課題組2020年對青年農民工的一項調查顯示,未換過工作的青年農民工僅占25.4%,有7.4%的青年農民工換過8份及以上的工作。

  對于這份工作,劉晨光也不太滿意。7時至19時,他與搭班的同事輪流值守,每隔1個小時可以在小區旁的休息室歇一歇,“但是感覺時間被切碎了,休息得不太好”。讓他掛心的還有工資發放問題,“約定的是每月到手近4000元,每月20日發工資,但上個月就推遲了好幾天”。

  相比于劉晨光,28歲的陳鑫磊換過的工作更多。高中畢業后,他輾轉深圳、合肥等多個城市,上過流水線、坐過辦公室,從事過禮賓員、實體店銷售、電商銷售等多份工作。目前,他在短視頻平臺經營著一家美甲裝飾品店鋪。

  “有些工作不適合長期干,上手簡單,成長很難。”陳鑫磊說。雖然在頻繁地更換工作,但他覺得自己并非盲從、盲選——“我希望能找到與自己能力、性格、興趣更匹配,能讓生活真正穩定下來的工作”。

  在求職路上“用腳投票”

  對于新生代農民工頻繁換工作,中國勞動和社會保障科學研究院就業創業研究室副主任鮑春雷在接受《工人日報》記者采訪時認為,與父輩相比,他們更向往相對自由的工作,對價值實現和權益保障的訴求也更高,“遇到不滿意的,他們會‘用腳投票’,尋找新的工作。”

  “有的工人甚至只干了幾天就走了。”在廣東省深圳市一家傳統制造業企業擔任項目經理的李奇告訴記者,“廠里的設備不等人,在著急出貨的時期需要加班趕貨,經常請假就沒那么容易了,有些年輕人接受不了。”

  “與父輩相比,新生代農民工更追求個性,比較排斥嚴苛的用工管理,對物理環境的舒適度要求更高。”首都經濟貿易大學教授范圍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認為,也有部分新生代農民工傾向于追求短期經濟利益,而忽視了長遠的職業規劃。

  與之相反,為了“更穩定”,不少新生代農民工也嘗試做出過改變。在職場“漂”了多年后,陳鑫磊曾自費到培訓學校學習軟件工程等技術。結業后,他從事的還是相關的銷售崗位,并未從事技術類工作,“可能學得還不夠深入,對市場的需要也不夠了解”。

  鮑春雷認為,部分企業用工條件較差,與新生代農民工的期望不匹配;有企業為了節約成本,傾向于雇傭短期工。這些都是新生代農民工頻繁換工作的重要原因。

  當下,隨著經濟的發展,新生代農民工有了更多的就業選擇。“第三產業的比重已經超過第二產業,其中服務業對職業技能的要求相對較低,對職業穩定性的需求也相對較弱,這些都會對從業隊伍的流動性產生影響。”范圍分析稱。

  合理規劃職業發展

  “通過換工作,年輕人可以有新的嘗試。”鮑春雷認為,新生代農民工不再將工作單純地當成謀生手段,他們不僅關注經濟利益,還更關注工作與個人價值及發展的匹配程度。

  “我們曾給做得還不錯的年輕人加薪500元,但他在工作了8個月之后,還是走了。”中鐵一局五公司滇中引水昆明2標項目部松林隧洞出口作業隊綜合班班長王仕華告訴記者,由于環境相對艱苦等原因,項目上能留下來的年輕人并不多。

  “作為‘過來人’,我非常理解他們。他們在不同的工作中摸索、調整,尋找著屬于自己的職業定位和人生道路。”王仕華經常鼓勵新生代農民工學習一技之長,“未來的路還很長,我們也希望年輕人的工作越來越好。”

  “有些普工離職后,找的還是與之前差不多的工作,并沒有明顯提升。對我們來說,人員更替頻繁對制造業流程風險較大。”李奇說。

  為了留住員工,不少企業將“環境較好”“有自助餐”“有班車”等信息標注在了招聘啟事的明顯位置。還有企業為有發展潛力的員工調高了薪資待遇。

  “對新生代農民工來說,由靈活向穩定就業的轉移是長期的規律。”范圍認為,應該幫助新生代農民工進行合理的職業規劃。

  對于很多像劉晨光一樣,學歷不高、缺少技能的新生代農民工來說,需要適應和學習的東西還很多。下一站在哪兒,劉晨光暫時還沒有考慮,但他認為隨著年齡增長,自己會逐漸穩定下來。

  “企業應創造更良好的就業環境,加強就業的支持力度,完善勞動權益保障,鼓勵用工單位積極履行企業責任。”鮑春雷認為,還應加強對青年技能成才觀念的引導,構建適合新發展階段特點的人力資源開發體系。

【編輯:程春雨】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elcome彩神有限公司 大理市| 阳东县| 山东| 西宁市| 无棣县| 镇康县| 平山县| 青川县| 微博| 永登县| 拉孜县| 乌兰县| 白沙| 革吉县| 罗田县| 平潭县| 客服| 稻城县| 阳朔县| 邵武市| 泉州市| 乐亭县| 全椒县| 新绛县| 昌吉市| 洛隆县| 南丰县| 临汾市| 洪湖市| 英德市| 和林格尔县| 财经| 铜山县| 饶河县| 康马县| 山东| 黄石市| 长乐市| 贵南县| 汉阴县| 梅州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