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玻璃大王”易主,目前是他赢了曹德旺

“玻璃大王”易主,目前是他赢了曹德旺

2022年03月25日 00:22 来源:中国新闻网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中新财经3月25日电 (左宇坤)当大家习惯了以“玻璃大王”称呼曹德旺时,他却已被另一个低调的企业家挤至“玻璃二王”。

  随着2021年企业年报的披露,福耀玻璃的业绩已被信义玻璃超越。同为闽商的曹德旺、李贤义两位掌舵人的“玻璃大王”之争,也悄然迎来转折点。

资料图:福耀玻璃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曹德旺做演讲。 吕明 摄
资料图:福耀玻璃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曹德旺做演讲。 吕明 摄

  信义玻璃经营业绩首超福耀玻璃

  3月17日,福耀玻璃发布业绩公告称,公司2021年营收236亿元,同比增长18.57%;净利润31亿元,同比增长20.97%。

  福耀玻璃是国内当之无愧的汽车玻璃生产巨头。从具体业务上看,汽车玻璃2021年收入约213.8亿元,同比增长19.16%。如此算来,汽车玻璃贡献了福耀玻璃约九成的营收。

  福耀玻璃也将业绩的增长归因于国内疫情基本得到控制和汽车市场复苏。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2021年全国汽车产销同比呈现增长,结束了2018年以来连续三年的下降局面。

  但在商界,除了有“不进则退”的规则,还有“进难抵退”的现实。

  后来居上者是信义玻璃。

  信义玻璃上月披露的业绩显示,其2021年营收304亿港元(约合247亿元人民币),较2020年大增63.6%;净利润则达到115亿港元(约合93亿元人民币)。信义玻璃称,公司业绩大幅提升主要是由于浮法玻璃等产品销量增长及售价提升。

  浮法玻璃是指采用浮法工艺制作的玻璃,是生产汽车玻璃和建筑玻璃的原材料。信义玻璃约六成收入来自于此。

  单从业绩水平看,福耀玻璃“玻璃大王”的行业龙头老大地位已然易主。这也是信义玻璃2005年上市以来,经营业绩首次超越福耀玻璃。

资料图:曹德旺。 <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记者 骆云飞 摄
资料图:曹德旺。 中新社记者 骆云飞 摄

  高调的曹德旺

  白手起家,从采购员到玻璃大王;赴美建厂,如今已在美国五个州拥有了自己的工厂……2019年,这一系列传奇故事汇聚成一部名为《美国工厂》的纪录片,并一举获得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纪录长片奖。

  这也着实让福耀玻璃实控人曹德旺“火了一把”。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国的汽车玻璃基本依赖进口,一片实际生产成本只有百元左右的汽车玻璃被卖到几千元,让曹德旺萌生了“一定要为中国人做一块自己的汽车玻璃”的想法。

  1987年,福耀玻璃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于1993年在上交所主板上市,成为福建最早上市的民营企业。国际化战略也从1990年就开始布局,2010年,福耀玻璃和美国通用汽车公司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于2014年开始在美国投资建厂。

  “如果没有‘通用’的合同,那时候应该不会去美国,因为我不会讲英语,去那很辛苦。但对我们福耀来说,去美国又是必须的事情,我们是做汽车玻璃的,美国是全球最大的汽车制造基地,想成为世界老大就必须过来。”曹德旺说。

  从一个小采购员的大梦想开始,福耀玻璃彻底改变了中国汽车玻璃市场由国外品牌垄断的历史,在2019年度已经占领了全球汽车玻璃市场25%的份额。

  低调的李贤义

  相比于为人熟知的曹德旺,执掌信义玻璃的李贤义则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近年来,低调寡言的李贤义难得一次被引起关注,还是他的二儿子李圣根迎娶了网球冠军晏紫。

  事实上,李贤义不仅和曹德旺同是玻璃行业里赫赫有名的老板,也同为福建老乡。

  公开资料显示,李贤义15岁辍学,1982年从福建前往香港闯荡,从事汽车配件生意。同样是发现了汽车玻璃大多依赖进口,他回内地创办了信义玻璃。2005年,信义玻璃在港交所挂牌上市。

  值得一提的是,在整体汽车行业发展迅猛的背景下,李贤义旗下的信义系相比曹德旺,讲出了更丰富的故事。以玻璃为基本盘,延伸出做光伏玻璃独立上市的“信义光能”,经营太阳能发电厂的“信义能源”,以及综合性的新能源方案提供商“信义储电”。

  这也让李贤义的个人财富规模远超曹德旺。根据2022胡润全球富豪榜的最新统计,曹德旺以245亿元的身价排名第900位,李贤义则以510亿元的身价位列第356位。

信义集团董事局主席李贤义。截图自信义玻璃官网。
信义集团董事局主席李贤义。截图自信义玻璃官网。

  会被彻底超越吗?

  “多点开花”的李贤义,“从一而终”的曹德旺,走出两条不同道路的两人,其实也早有端倪。

  例如,1992年,在玻璃事业上有所成就的李贤义开始涉足房地产,深圳有不少项目都出自信义房地产之手。但曾经短暂横跨房地产的福耀在1993年便砍掉了所有非主业业务,专心致志做汽车玻璃。

  “我有四个不做,房地产不做、金融不做、煤矿不做、互联网不做。”曹德旺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2020年全球车市寒冬之时,他也重申了“坚决不做房地产”。

  玻璃既已成为福耀“最后的倔强”,又怎会让信义突然完成了反超?有分析认为,这或许与两家玻璃公司的业务结构不同有关。

  福耀玻璃年报显示,毛利率稍低的汽车玻璃占据了福耀玻璃的营收大头。信义玻璃则相反,毛利率高的浮法玻璃占了公司营收的大头。

  与此同时,伴随着福耀玻璃销售收入上涨的,是其毛利率的下降,2021年福耀汽车玻璃和浮法玻璃两个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为30.66%和36.19%,相较于上年分别下降1.55和1.97个百分点。这也意味着,福耀玻璃的成本上涨速度超过了其产品提价速度。

  但曹德旺看起来并不悲观。他在福耀玻璃的董事长致辞中强调,福耀玻璃的市场占有率达到行业新高度。

  在港股市场上,市值相距不大的两家企业,或许还将并肩走过很长的一段路。

  在你看来,“玻璃大王”真的易主了吗?(完)

【编辑:程春雨】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那曲路执金融服务有限公司 鄂尔多斯市| 新蔡县| 云阳县| 石棉县| 阿尔山市| 广州市| 金堂县| 彭水| 常宁市| 平原县| 彭州市| 龙江县| 榆社县| 文成县| 孟州市| 额济纳旗| 长白| 伊金霍洛旗| 武陟县| 忻城县| 忻城县| 青河县| 连江县| 都兰县| 班戈县| 常德市| 衡东县| 濉溪县| 白沙| 乐安县| 和林格尔县| 乌兰县| 都安| 安吉县| 商洛市| 沿河| 林口县| 泽普县| 那坡县| 陈巴尔虎旗| 阜宁县|